宁波离婚律师

宁波知名离婚律师张月红

当前位置:首页 / 离婚案例 / 婚后一方获赠房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吗

婚后一方获赠房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吗

栏目:离婚案例   日期:2019-05-06   浏览量:268
摘要:

本案证据可以证明系争房产系被告伯父于双方婚姻存续期间赠送给被告。现并无证据证明被告获得该房产曾经支付过对价。虽然办理房产过户的公证费、税费等是由袁某清支付,但是并不能改变该房屋系通过赠与获得的事实。

法律咨询专线(微信同号)13757488909

案情回放

袁某清的祖上在旧社会是开米店的,祖上置下了不少房产。解放之后,这些家产绝大部分都被收归国有。80年代初国家落实政策,发还了部分房产。袁某清的父母和伯父共同取得了一处市区的房屋。2002年11月,该房屋动迁,袁某清的父亲一家安置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屋,伯父安置了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屋并安置了部分现金。

袁某清的伯父原来在市机关单位工作,单位曾分配过一套公房,后买下了产权。伯父从未结过婚,打小伯父就把袁某清当做自己的儿子,叔侄两个关系比较亲近。2006年伯父突发脑梗,袁某清紧急将伯父送往医院,并日夜看护。出院后伯父因后遗症生活自理能力较差,袁某清就像儿子一样毎天下班后去照顾伯父。2008年袁某清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许某媛,2009年3月两人登记结婚。因为两人没有婚房,袁某清的伯父便将自己动迁安置的那套房子给了他们作为婚房,但是没有办理过户。

2011年11月伯父再次脑梗复发住进医院,为此袁某清辞去工作,帮着照顾伯父。伯父出院后,身体状况大不如从前。看到袁某清对自己如此孝顺,伯父主动提出将动迁安置的房子赠送给袁某清。2012年5月经过一系列的公证、过户等手续,一室一厅的房子过户到了袁某清的名下。

袁某清与许某媛婚初感情尚可,但是因为袁某清把很大的精力放在照顾伯父身上,使得许某媛感觉备受冷落。特别是袁某清为了照顾伯父辞去工作,许某媛更是无法理解。两人感情越来越淡漠,2013年3月,袁某清和许某媛在法院调解自愿离婚,但是双方在离婚时未分割夫妻共同财产。随后不久,许某媛提起了离婚后财产诉讼,要求对袁某清获赠的一室一厅房屋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平均分割。

法院审理

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庭审过程中原告许某媛提出,袁某清在双方婚后投入了大量精力照顾袁某清的伯父,特別是后期袁某清甚至放弃工作照顾伯父。导致其根本无精力照顾自己的小家庭,夫妻两人共同生活期间自己承担了绝大部分的家庭事务。袁某清伯父赠送给袁某清房屋应该是对袁某清照顾他的回报。现在该套房屋取得于双方婚姻期间,虽然登记在袁某清名下,但实际上应,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原则上自己应尚取得一半的财产权利。袁某清认为,系争房产是伯父赠与自己个人的,并非是对双方的赠与,否则产证上就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名字了,故此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证据可以证明系争房产系被告伯父于双方婚姻存续期间赠送给被告。现并无证据证明被告获得该房产曾经支付过对价。虽然办理房产过户的公证费、税费等是由袁某清支付,但是并不能改变该房屋系通过赠与获得的事实。

被告照顾伯父系出于亲情,并无证据证明其伯父赠与该房屋系给被告照顾行为的对价。上述赠与自然发生在原被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但产权登记于被告袁某清一个人名下,可推定为系对被告袁某清个人的赠与。因此,系争房于被告袁某清个人财产,原告无权要求进行分割。据此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一审宣判后,原告未上诉。

律师评析

本案事实还是比较清楚地,系争房产系袁某清伯父赠送给他的,袁某清为此并没有支付过对价。原告起诉时从袁某清照顾伯父,伯父为此将房犀赠与作为对价角度,希望法院能确认该房屋并非是赠与,而是劳动取得。原告这一起诉观点也符合一般人的理解。袁某清伯父在赠与其房屋时除了出于亲情考虑,可能其中也会有对侄子照顾自己的感激。但这些仅仅是根据常理的一种猜想,对于该猜想,无法落实到法律事实上。目前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袁某清取得该房屋是支付过对价的,相反倒是有大量证据可以证明该房屋系赠与取得。故此,原告起诉的第一条理由在法律上无法成立。

而本案在法律上的争议则是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亲戚对袁某清的赠与是对其个人的赠与还是对夫妻双方的赠与?

这一点法律上取决于赠与合同是否对此有明确的约定。本案虽然有着公证文书,但是公证文书中并没有直接列明是对袁某清一个人的赠与。对于该种情况,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出台之前,个別地方法院会判决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但是该解释出台之后,对于此类情况基本意见比较统一,法院推定不动产的赠与以不动产登记来确认赠与对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项规定的除外;”该法第十八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夫妻一方的财产:(三)遗嘱或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归夫或妻一方的财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七条:“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可按照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三)项的规定,视为只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该不动产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

本案虽然不是父母亲的赠与,但是也应该适用这一条规定的精神。本案法院的判决认定系争房屋系袁某清的伯父赠送给他个人并屈于他个人的财产与立法原意是相符的。

标签: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婚后一方获赠房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吗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层,上海汇业(宁波)律师事务所。张月红律师微信:13757488909
Copright © 2020 宁波离婚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60414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