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离婚律师

宁波知名离婚律师张月红

当前位置:首页 / 离婚案例 / 购房登记一家三口,离婚时子女非亲生能否撤销赠与

购房登记一家三口,离婚时子女非亲生能否撤销赠与

栏目:离婚案例   日期:2019-05-06   浏览量:214
摘要:

共同共有区別于按份共有的一个重要方面在于,共同共有人对共有财产“不分份额”地享有权利、承担义务。本案原告邱某宁在订立赠与合同时存在重大误解,其如知道孩子非自己亲生是不会就夫妻共同财产进行赠与的,共同赠与因缺乏共同共有人之一的共同合意而失去了存在的基础。

法律咨询专线(微信同号)13757488909

案情回放

邱某宁大学毕业后通过参加公务员考试留在了上海,邱某宁所在的单位是街道办事处,刚参加完岗前培训就被办事处分配到下面的居委会进行锻炼。居委会工作虽然比较繁杂,但是邱某宁工作勤奋努力,又乐于向前辈请教,工作能力得到同事们的肯定。居委会里热心的阿姨比较多,对邱某宁也很照顾。一天工作之余在聊天,大家问起他的个人问题,得知邱某宁现在还没有女朋友,阿姨们非常热心要张罗着帮他介绍女朋友。

一位阿姨提出自己一个朋友的女儿大学毕业,现在从事医疗器械销售公司工作,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可以介绍给他。就这样,在阿姨的热心牵线之下,邱某宁认识了徐某珂。徐某珂虽然是独生子女,但是完全没有独生子女的娇气,她性格独立,待人接物很是得体。

恋爱谈了将近一年,他们就结婚了,婚后他们搬进了邱某宁婚前购买的一套小房子里去了。徐某珂婚前一直和父母亲居住复式大房子里,婚房虽然很小但是徐某珂并不介意。婚后夫妻两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业,邱某宁居委会锻炼结束之后又去了街道几个部门,后来被调到区政府工作。徐某珂是公司的业务骨干,因为工作出色很快被提拔为业务部经理。

很快孩子出生了,孩子的出生除了给他们带来了欢乐,也带来了烦恼。他们的房子和徐某珂父母亲房子所在的学区没有比较好的学校,因为有些学校要求入学前户籍须满三年,未雨绸缪他们决定提前先换一套学区房。于是两个人向父母亲借了些钱,并把小房子卖掉,同时向银行贷了商业贷款,在市中心购买了一套学区房,房子产权证上写上了一家三口的名字。

邱某宁非常喜欢这个孩子,有空经常带着孩子去参加亲子活动,孩子对他也很依恋。有一次他带着孩子和几个同学一起参加聚会,一个同学开玩笑地说:“孩子和你长得不像嘛!”。

同学的这句话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仔细研究了一下孩子的长相,确实孩子的五官、身材和自己相差还是蛮大的。自从同学提起过这个问题,邱某宁就十分注意徐某珂的工作和行踪,徐某珂是个比较典型的女强人,结婚前经常出差,有时为了拿下一单业务甚至几天不回家。邱某宁越想越觉得孩子不是自己的是有可能的,随着孩子越来越大,孩子和自己的差別越来越明显,而且朋友们还不止一次和他提起过孩子的相貌。孩子的问题越来越成为邱某宁心里想解开的那个谜,再加上徐某珂工作忙经常很晚回家,两个人之间不断爆发矛盾,最后到了要离婚的地步。为此,邱某宁直接问徐某珂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徐某珂默不作声,徐某珂的态度让邱某宁彻底明白了。很快他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同时申请进行亲子鉴定。经亲子鉴定,排除了邱某宁是孩子的生物学父亲。一审法院很快判决双方离婚(系争房屋未进行处理),一审判决双方均未提起上诉。

一审判决生效后不到两个月,邱某宁又提起了另一场诉讼。这次邱某宁以重大误解为由把徐某珂和孩子一并起诉到法院,要求撤销对孩子系争房屋1/3份额的赠与。

法院审理

庭审过程中,原告邱某宁提出,购买系争房屋时认为孩子是自己亲生的,现在双方离婚时知道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初购买房屋加孩子的名字属于大误解,故此要求撤销赠与孩子的份额。徐某珂和孩子辩称:即使原告存在重大误解,闵原告起诉时距赠与行为发生已有八年,故其撤销权已消灭,即使原告能够行使撤销权,也仅能撤销系争房屋1/6份额的赠与,自己那部分份额的赠与不能撤销。

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邱某宁对孩子的赠与是基于孩子是其亲生子女的认识,现孩子确定非亲生,故可以认定邱某宁对艽赠与行为存在重大误解。鉴于共同共有财产的处分,须各共有人一致意见才能作出,现在原告赠与时存在承大误解,故此该撤销的效力应及于整个的赠与行为。相关部门就亲子鉴定的鉴定意见书出具时间距原告起诉尚不足一年,故原告撤销权并未消灭。据此,法院判决撤销邱某宁、徐某珂对孩子房屋房地产权利的赠与。

律师评析

现实生活中父母购买房屋并将子女名字加在房屋产权证上的情况比较常见,本案在亲子赠与纠纷中也具有一定的典型性。父母购置房产性质上是属于夫妻共有财产而非家庭共有财产,子女并非房屋,然的共有人,子女的名字加人房屋产权证之后,系争房屋就转变成家庭共有财产,财产归三人共有。子女获得该房屋产权的份额系父母亲对其的赠与,本案中各,事人对孩子获得房屋产权份额系赠与不持有异议,争议焦点在于原告是否享有撤销权以及撤销权行使的效力范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七十一条规定:“行为人因为对行为的性质、对方当事人、标的物的品种、质量、规格和数量等的错误认识,使行为的后果与自己的意思相悖,并造成承大损失的,可以认定为重大误解。”

本案原告邱某宁误认为孩子是自己的亲生子女,购房时基于这种亲子关系的认识而与妻子将夫妻共有房产部分地赠与孩子,符合“承大误解”的认定标准。原告知道撤销事由的时间是知悉亲子鉴定结果之时,此时距离原告起诉尚不足一年,故其撤销权并未消灭。

关于原告邱某宁撤销权的效力是及于自己赠与的份额还是整个的份额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同物权法》第九十三条:“不动产或者动产可以由两个以上单位、个人共有。共有包括按份共有和共同共有。”第九十五条:“共同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共同享有所有权。”第一百零三条:“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没有约定为按份共有或者共同共有,或者约定不明确的,除共有人具有家庭关系等外,视为按份共有。”

学界和实务界普遍认为,共同共有区別于按份共有的一个重要方面在于,共同共有人对共有财产“不分份额”地享有权利、承担义务。本案原告邱某宁在订立赠与合同时存在重大误解,其如知道孩子非自己亲生是不会就夫妻共同财产进行赠与的,共同赠与因缺乏共同共有人之一的共同合意而失去了存在的基础。因此,原告邱某宁行使撤销权的效力应及于夫妻两人的共同赠与行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折价补偿。”本案原告邱某宁行使撤销权之后,房屋应当恢复至夫妻两人名下,如徐某珂认为自己的份额继续赠与孩子,其可以在该房产分割之后取得房屋所有权之后再行赠与。

标签: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购房登记一家三口,离婚时子女非亲生能否撤销赠与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层,上海汇业(宁波)律师事务所。张月红律师微信:13757488909
Copright © 2020 宁波离婚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60414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