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离婚律师

宁波知名离婚律师张月红

当前位置:首页 / 离婚案例 / 婚内侵权可以起诉么

婚内侵权可以起诉么

栏目:离婚案例   日期:2019-07-12   浏览量:135
摘要: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以下简称《婚姻法》)第 46 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一)重婚的;(二)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三)实施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以下简称《适用婚姻法解释(一)》】第 29 条第 2 款和第 3 款就《婚姻法》第 46 条所作出的适用解释为:“人民法院判决不准离婚的案件,对于当事人基于婚姻法第 46 条提出的损害赔偿请求,不予支持。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当事人不起诉离婚而单独依据该条规定提起损害赔偿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据此,很多人认为在现行立法上,对婚内侵权民事责任的态度却是“不予支持”、“不予受理”,即“无离婚即无损害赔偿”。然而,这种理解是否正确呢?是不是因为存在这种理解才导致了很多婚内受害者在婚姻存续期间得不到法律救济?故在研究婚内侵权民事责任制度之前,有必要先看二则有关婚内侵权的不同司法案例,并思考之。

案例一:潘某与刘某结婚后,多次遭到刘某的殴打。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被严重殴打达 27 次。1999 年 1 月 8 日,刘某再次用钢刀、铁棍、铁链、皮带、鞋殴打潘某,用手抠潘某的眼睛,导致潘某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左眼球结膜下充血,血尿,腰痛,经北京市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鉴定为轻伤。2002 年 7 月 4 日,潘某向人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自诉,要求追究被告人刘某故意伤害的刑事责任;同时要求被告人刘某附带赔偿因伤害造成的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等损失。一审法院作出判决,认定被告刘某殴打潘某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判处拘役 6 个月,缓刑 1 年。法院同时认为,“自诉人潘某与被告人刘某的离婚案件尚未审理完结,对潘某提出的民事赔偿诉求另行作出判决。

案例二:从 1999 年起,沈某红(妻子)与李某德(丈夫)频发争执,李某德经常殴打沈某红。2002 年,沈某红怀疑李某德与其秘书李某芳有不正当关系,多次跟踪调查,但是无功而返。2003 年 2 月,沈某红委托某电视台《私人侦探》栏目调查李某德与李某芳的真实关系。2003 年 3 月 3 日,记者尾随李某德及其秘书李某芳到某夜总会后通知了沈某红。沈某红得知情况后赶到现场并与记者一起闯入该包厢。李某德勃然大怒,强行将沈某红拉出包厢并打了她一记耳光。当晚,李某德返回家中,与沈某红发生直接冲突,导致沈某红头部血肿并伴有轻微脑震荡,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之后沈某红将李某德起诉到法院。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李某德的行为已构成家庭暴力,但原告沈某红在夫妻关系维系的情况下提出人身损害赔偿的请求,应依《适用婚姻法解释(一)》第 29 条第 3 款的规定不予受理。法院又认为,被告李某德的行为同时构成了一种侵害公民生命健康权的侵权行为,被告完全符合侵权行为法的责任构成要件。由于被告拥有个人财产(价值 85 万元,即其叔父去世时赠予的一套商品房以及其他个人财产)。

所以被告应当对原告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至于精神损害赔偿,原告的诊断病例上只有“气闷、心烦”等描述,并未造成严重后果,对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赔偿不予支持。据此,法院判决:被告李某德侵犯原告沈某红人身权的诉讼成立;被告在判决生效后 10 日内支付原告沈某红损害赔偿金 2800 元整;驳回原告要求精神损害赔偿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 210 元,其他诉讼费用 64.26 元,共计 274.26 元由被告李某德支付。

标签: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婚内侵权可以起诉么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层,上海汇业(宁波)律师事务所。张月红律师微信:13757488909
Copright © 2019 宁波离婚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60414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