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离婚律师

宁波知名离婚律师张月红

当前位置:首页 / 遗产继承 / 《民法总则》如何保护胎儿利益?

《民法总则》如何保护胎儿利益?

栏目:遗产继承   日期:2019-07-25   浏览量:118
摘要:

胎儿的利益应当受到法律保护。依据《民法总则》第 13 条的规定,自然人的民事权利能力始于出生,因此,胎儿在出生前属于其母亲身体的一部分,并不属于独立的法律主体。但仍然有必要对胎儿的利益进行保护,因为胎儿虽然不是独立的法律主体,但对生命法益的侵害不同于对财产权的侵害,在财产权产生之前,不可能受到侵害,而生命法益则具有生物自体的本质,而且胎儿一旦出生,即可取得主体资格。

第十六条胎儿利益保护

涉及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胎儿利益保护的,胎儿视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但是胎儿娩出时为死体的,其民事权利能力自始不存在。

条文释义

本条对胎儿的利益保护问题作出了规定。法理上,非常有必要对自然人的生长过程进行保护,以防止任何妨碍或者剥夺人类成长过程的行为,正如有学者所言,鉴于自然人成长过程的特殊性,对胎儿利益的侵害,即便损害后果在出生之后才能显示出来,也不应因此影响对胎儿的保护。英国上议院在有关的法案中认为,虽然胎儿直到出生时止都是依靠母亲而生存的,但是从受孕时起,他就是一个独立的、区别于母亲的生物体。还应当看到,在继承等法律关系中,如果不对胎儿的利益进行保护,则胎儿在出生后可能难以维持正常的生活,这显然不利于保护胎儿的利益。

关于胎儿利益保护的范围,在《民法总则》颁行前,一般认为,我国法律关于胎儿利益的保护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继承时的特留份利益。《继承法》第 28 条规定:“遗产分割时,应当保留胎儿的继承份额。胎儿出生时是死体的,保留的份额按照法定继承办理。”

也就是说,继承人应当在遗嘱中为胎儿保留必要的份额。二是胎儿出生前遭受侵害时的救济问题,即胎儿在出生前遭受侵害的,如果其出生时为活体的,则其应当可以作为主体独立提出请求;如果其出生时为死体的,则不能提出请求,而应当由其母亲以身体权、健康权受到侵害为由提出请求;当然,在胎儿出生前,其母亲也可以以其身体权、健康权受侵害为由提出请求。

例如,在胎儿受到侵害后导致胎儿母亲流产的,则该母亲可以以其健康权受侵害为由提出请求。关于胎儿利益保护的范围,依据《民法总则》第 16 条的规定,“涉及遗产继承、接受贈与等胎儿利益保护的,胎儿视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从该规定来看,其并没有明确限定所保护的胎儿利益的范围,而使用了“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胎儿利益”这一表述,而且该条规定,在涉及胎儿利益保护的情形,“胎儿视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由于民事权利能力的范围十分广泛,因此,胎儿可以享有的民事权利的范围也是十分广泛的,其并不限于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情形。

胎儿利益受到保护的条件。依据《民法总则》第 13 条的规定,自然人的民事权利能力始于出生,因此,胎儿在出生前并不属于民事主体。《民法总则》虽然强化了对胎儿利益的保护,在胎儿出生前将其“视为具有权利能力”,但对胎儿的保护应当有一定的条件,依据《民法总则》第 16 条的规定,如果“胎儿娩出时为死体的”,则“其民事权利能力自始不存在”。

也就是说,对胎儿利益的保护,应当以其娩出时为活体作为条件,如果胎儿娩出时为死体的,则其出生前所取得的各项民事权益将自始不存在。例如,依据《民法总则》第 16 条的规定,胎儿在出生前可以接受赠与,但如果其娩出时为死体的,则其将自始无法保有该受赠利益,而应当将其返还赠与人;再如,胎儿在出生前继承了遗产的,如果其娩出时为死体的,则其将自始不享有该继承利益,该利益应当作为被继承人的遗产进行处理。

《民法总则》对胎儿利益进行保护,充分体现了民法的时代精神。二十一世纪最突出的时代精神就是人文关怀精神,即强化对人的人格尊严的保护。《民法总则》在第 16 条对胎儿的利益提供保护,在第 185 条对英烈等死者人格利益进行保护真正实现了对人“从摇篮到坟墓”的保护,使每一个人都可以在民法慈母般的关怀下走完自己的人生旅程。

标签: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民法总则》如何保护胎儿利益?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层,上海汇业(宁波)律师事务所。张月红律师微信:13757488909
Copright © 2019 宁波离婚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60414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