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离婚律师

宁波知名离婚律师张月红

当前位置:首页 / 离婚案例 / 结婚自由离婚自由,我们的家庭将走向何处

结婚自由离婚自由,我们的家庭将走向何处

栏目:离婚案例   日期:2019-08-09   浏览量:58
摘要:

提出“结婚自由将走向何处”之问,是基于下列三方面事实:一是结婚自由的历史使命已接近完成。婚姻自由是作为包办强迫婚姻的对立面被提出来的,作为自由婚姻制度的核心价值而流行于世。二是不婚人口大幅增长和结婚率持续下降,传统婚姻的价值观受到了严峻挑战。三是当代人类两性关系实践中发生了两项重大变革,即性结合形式和结婚主体资格的重大变化,非婚同居成为合法的性结合制度之后,同性结合也获得了法律承认,甚至同性婚姻已赢得法律保护。由此,人类性关系进入了全新阶段,性自主、性自由得以极大地扩大,结婚自由进一步发展。随着当代性自由与性结合制度革命的发展,人类性结合还将产生什么新现象、遇到什么新问题呢?

(一)婚姻自由的历史使命已接近完成

婚姻自由,作为新价值观在 18 世纪中期已被明确提出,并于 19 世纪初被宣告确立为法律原则。法国著名思想家摩菜里在 1755 年出版的《自然法典》拟定的婚姻法中,就明确设计了婚姻自由条款,“每个青年选择自己心爱的姑娘;经姑娘同意后,即可结婚”,“结婚以后,十年之内不得离婚;十年以后,可以根据双方同意或单方请求准予离婚”。

威廉·布菜克斯通在 1762 年出版的英国法巨著《英国法释义》中更明白清晰地表示,英国法律“仅将婚姻看成一种民事契约”,“从民事行为的角度来看待婚姻时,法律将婚姻关系与其他所有的契约关系同等对待。只有在签订契约时双方首先是出于自愿;其次,双方均有资格立约;最后,双方确实按照法律要求的适当形式及正式仪式签约,则法律就承认该契约正当而有效”。21791 年《法国宪章》第 7 条规定,“法律视婚姻仅为民事契约”。1804 年《拿破仑法典》第 146 条规定,“未经合意不得成立婚姻”。从此以后,随着资产阶级在越来越多国家执掌政权并制定其法律,婚姻自由成了主要资本主义国家普遍承认的一项法律原则。其后,婚姻自由成为流行于世的普遍价值观。

婚姻自由,以契约自由说为其理论基础。按照此观点,婚姻自由是契约自由的一种特殊形式。康德认为,婚姻契约只能基于当事人的自由意思,依双方合意而成立;夫妻之间的一切权利和义务,都是根据这种契约的法律效力而产生的。恩格斯评论道,“按照资产阶级的理解,婚姻是一种契约,是一种法律行为,而且是一种最重要的法律行为,因为它决定了两个人终身的肉体和精神的命运”。

婚姻自由承担的反对封建包办强迫婚姻之使命,已接近完成。自由婚姻是废除包办强迫婚姻之后的婚姻阶段。无论是婚姻契约观还是自由婚姻,均是与反封建包办强迫、夫妻不平等的婚姻制度紧密相连的,是反对封建包办强迫缔结婚姻的工具。

在封建包办强迫婚姻制度下,当事人的意愿未得到承认和尊重,婚姻契约论强调当事人本人才有权缔结契约,知晓与什么人缔结婚姻契约是合适的,当事人双方的意愿、感受和满足得到了尊重。人类从古代社会进入近代社会以后,实现了从反对包办强迫婚姻,到承认和保护婚姻自由的价值观转换。

截至当代,自由婚姻的法律实践和婚姻实践已超过 200 年,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已实行婚姻自由、男女平等的婚姻制度。可以说,婚姻自由的对立面已近消灭。那么,婚姻自由继续实施,将会迎来怎样的新突破或者新转折呢?

(二)不婚人口大幅增长和结婚率持续下降导致传统婚姻之价值观面临严峻挑战

20 世纪中期以来,在工业化国家和地区,结婚率呈持续显著下降趋势,不婚人口大幅增长。在人们的认识中,婚姻不如过往那么重要了,结婚组成家庭生活不再是社会理想生活模式了。在英国,这种转折发生在 20 世纪 70 年代。从 1973 年开始,结婚率开始下降。之后,这种趋势就一直持续,几平不减。英国内政部在 1979 年发表的婚姻事务报告中得出结论称,“下列预测已不再时:在任何可识别的形式中,婚姻都将根本地让位于性伴侣的新形式。结婚已不那么流行,即使它已不再具有风险”。“2001 年的结婚对数,是 1897 年以来的最低点。而且,初婚数下降,只有 60%的婚姻当事人双方均系初婚。结婚时伴侣的年龄更大了,2001 年结婚的新人们的中间年龄分别是:男 30.6 岁,女 28.4 岁。”同时,同居,作为结婚的前奏或者婚姻的替代在增长。“大多数婚姻当事人婚前曾经历同居期。2000 年时,采用民事仪式结婚的伴侣中,86%的人已住在一起,即使是采用宗教结婚仪式的伴侣中,同比也达到 56%。”;“一人家庭户的增长是另一个戏剧化的趋势”。在美国,1970 年至 2000 年间,家庭户的比重从 81%下降至 69%,降幅最大的是由已婚夫妻及其未成年子女组成的家庭,其比重从 40.3%下降到 24.1%;同时,由无子女的未婚个人组成的家庭户之比,从 16%上升到 32%,无婚史人口的比例也从 15%上升到 23%;非婚同居者数量从 523000 人增加到 488000 人;一人家庭户的比重由 16%上升到 27%。

不婚族壮大的原因,应是经历了 200 余年个人独立自由运动,个体越来越关注自我利益,特别是最近半个多世纪以来,人们追求个体自我满足的程度可谓前所未有,个体不关注社会对个体的期待或道德期望。特别是自 20 世纪 70 年代以来,越来越多的人不愿将自己的私生活行为方式交由婚姻这类传统的社会机制来决定。在当代美国的家庭生活和家庭法中,“家庭的形式和功能都已发生戏剧性变化…家庭法必须解决关于非婚同居者、涉及诸如代孕父母、体外授精等新生育形式的参与者的争议,必须解决关于婚姻、父母身份、财产和家庭本身的传统定义面临的挑战”。D人们不再看重婚姻,通过非婚同居、分开居住来逃避婚姻责任,甚至仅仅在需要性爱时才“勾搭”、“交友”。法国社会学家艾琳・德利将这一过程称为“去婚姻化”。2 家庭模式多样化,如未婚同居家庭、单亲家庭、丁克家庭、单人家庭等。传统婚姻的价值观受到了严重挑战。

(三)当代性结合制度革命

20 世纪 50 年代以来,已有越来越多的国家承认非婚同居作为两性结合的法律制度。非婚同居合法化、制度化之后,其与传统婚姻并行,其名称虽然不同于传统婚姻,也未被纳入婚姻制度之中,但其结构、法律效力均与婚姻相同,实质上是婚姻制度的另一种形式。

越来越多的国家承认同性性结合的法律地位。将性关系限制在不同性别群体的人之间,拒绝同性之间的性行为,是人类数千年来曾经公认的伦理道德规则和法律价值。然而,从 20 世纪 80 年代开始,同性性倾向者争取权利的运动获得了突破性成功,从欧洲到美洲,同性间的性结合被越来越多国家或地区的公共政策所接受,并受到法律保护。丹麦(1987 年)、荷兰(2000 年)、英国(2004 年)、加拿大(2005 年)、西班牙(2005 年)南非(2006 年)、葡萄牙(2010 年)、阿根廷(2010 年)、冰岛(2010 年)、卢森堡(2014 年)、美国(2015 年)、芬兰(2015 年)、斯洛文尼亚(2015 年)、爱尔兰(2015 年)、墨西哥(2015 年)等,迄今为止,全球已有 26 个国家和地区将同性结合合法化。无论是承认同性同居合法还是赋予同性结合以婚姻地位,均突破了传统婚姻制度对于当事人资格的性别限制,颠覆了几千年来人类固有的性结合须以性别差异为基础的价值观。从价值观的大变革而论,人类近代以来价值观的更新,唯有“人的发现”可以与承认同性性结合之突破(创新)相比。

如果说近代婚姻自由观的导入和流行于世是一场婚姻革命,那么,当代性结合制度的改革则是另一场远比过去深刻得多、剧烈得多的大革命!随着世界范围内各国和地区的公共政策在越来越大程度上承认和保护个体的独立、平等、自由,在规范性关系、性秩序的定位和价值取向时,不免令人产生疑问:结婚自由是否有“边界”?未来,结婚自由将是怎样的景象?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结婚自由离婚自由,我们的家庭将走向何处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层,上海汇业(宁波)律师事务所。张月红律师微信:13757488909
Copright © 2019 宁波离婚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60414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