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离婚律师

宁波知名离婚律师张月红

当前位置:首页 / 离婚赔偿 / 发现孩子非亲生赔偿,2019年新案例标准

发现孩子非亲生赔偿,2019年新案例标准

栏目:离婚赔偿   日期:2019-04-29   浏览量:163

知名宁波离婚律师张月红处理过数百起离婚诉讼官司,伴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社会观念的转变,婚外性行为、未婚同居、一夜情的比例逐渐增加。当然,无论怎么行为,这都是公民的自由选择,知名宁波律师无意对此现象进行道德点评。但现实中,一夜放纵后万一播下的种子开花结果那可就麻烦了。

如果你开始怀疑自己的孩子不是亲生,张律师的建议是,用最为科学的方式进行亲子鉴定。进行亲子鉴定后凭借《鉴定意见》可向法院提起诉讼,常见的情况有两种方法:一是母亲代表子女起诉,要求法院依法确定子女与非配偶男性之间存在亲子关系;二是父亲起诉要求法院依法否定其与子女之间的亲子关系。

男方提起诉讼后,如果法院判决认定男方与孩子非亲生关系,男方不仅能在离婚诉讼中取得主动权,离婚之后不再承担孩子的抚养费,甚至是要求妻子一方返还之前支付的对孩子的抚养费等。

同时,知名宁波律师提醒:于目前《婚姻法》在离婚赔偿制度中规定了过错补偿原则,若丈夫一方能够通过亲子鉴定发现孩子非亲生赔偿,那么其不仅在诉讼中增加了胜诉的把握,而且可以在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精神损害赔偿等方面得到法院的支持。

儿子到底是不是我的?——发现孩子非亲生赔偿标准是多少

2000年,宁波户籍的刘某栋经人介绍和女方朱某茵谈起了恋爱,两人于2002年8月登记结婚。刘某栋是位列车员,常年在宁波和北京的列车上工作,回家较少。在刘某栋和朱某茵恋爱期间,刘某栋就发现朱某茵和张某嘉关系比较暧昧,双方还为此发生多几次争吵,甚至闹过分手,后来经朱某茵的其他朋友从中劝说两人才重归于好并结婚。结婚当夜,刘某栋发现朱某茵不是处女后质问朱某茵,朱某茵无奈之下承认了其婚前和张某嘉有性行为,并出具书面保证书,保证以后和张某嘉断绝往来。

婚后不久,刘某栋发现朱某茵与张某嘉还是经常联系,甚至在夜里两人还互相发着短信,刘某栋怀疑妻子搞婚外恋,为此多次发生争吵。在朱某茵怀孕期间,刘某栋感到无法与朱某茵相处,于是和朱某茵分居。2004年4月,朱某茵要在医院生子,住院期间刘某栋没有到医院陪护,于是朱某茵让张某嘉陪护,剖宫产手术同意书由张某嘉签署。刘某栋怀疑朱某茵所生的儿子非其亲生,一直未曾照顾朱某茵母子,仅在孩子周岁生日宴会上出席了一下。可就是这次出席宴会再次加深了刘某栋的怀疑,因为儿子一岁时的面貌与自己相差太大,刘某栋反而感到与张某嘉的面貌很相似。于是,第二天刘某栋就向法院起诉要求与朱某茵离婚。诉讼中,刘某栋称朱某茵婚后所生子非其亲生,并要求进行亲子鉴定。朱某茵则辩称孩子是双方婚生的,不同意离婚,也不同意作亲子鉴定,并将小孩藏匿,致无法顺利进行亲子鉴定。

在法院审理离婚诉讼中,刘某栋与女方朱某茵所生子之间是否存在父子关系是必须查清的基本事实之一,因为该事实涉及夫妻感情是否已经破裂、子女的抚育、当事人的过错程度、财产分割等,但审查中又遇到障碍。
刘某栋认为:亲子鉴定涉及人身,虽然不能强制;但是如果自己申请做亲子鉴定,朱某茵把儿子藏匿,无正当理由拒不同意并配合做亲子鉴定的,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七十五条,朱某茵要是再不把孩子交出来做鉴定,就可以推定对其不利的事实成立。

朱某茵认为:亲子鉴定不能强制,而且不能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五条的规定进行推定。因为如果适用推定,事实上就是强迫自己必须接受亲子鉴定,违反了自愿原则,侵犯人身权。孩子是双方结婚后出生的,并且朱某茵怀孕是在双方分居之前,这已经证明了儿子就是双方亲生子,原告刘某栋主张孩子不是亲生是因为其不愿意承担抚养费。

庭审时,刘某栋准备了以下证据:一是结婚当夜朱某茵的书面保证,证明朱某茵承认了与张某嘉有婚前性行为的事实。二是朱某茵与张某嘉的短信记录,证明结婚后两人还是保持亲密联系。三是请出了月嫂,证明朱某茵坐月子期间是张某嘉在照顾朱某茵母子。四是提交了儿子周岁时的照片,指出儿子的长相与自己不符合遗传学的基本规律。

面对刘某栋提供的证据,朱某茵承认了和张某嘉有过性行为,但否认孩子非刘某栋亲生,仍然拒绝配合亲子鉴定。

法院审理后认为:对要求做亲子关系鉴定的案件,应从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区别情况,慎重对待。本案中,被申请人无正当理拒绝配合做亲子鉴定,导致亲子关系存在与否无法确认。鉴于在诉讼中刘某栋提交的证据已经完成了与其请求相当的证明责任,而朱某茵提供不出足以证明亲子关系存在的证据,并且拒绝配合做亲子鉴定,应当推定对其不利的事实成立,可以认定刘某栋与朱某茵之子不存在亲子关系。于是判决准予双方离婚,刘某栋不支付抚养费。

刘某栋依靠法院的证据推定规则而摘掉了“绿帽子”实在不易,因为近年来虽然涉及亲子鉴定的亲子关系纠纷越来越多,因此前我国在亲子鉴定方面的法律规范却儿乎处于空白状态,法官在审理亲子鉴定案件时对如何适用法律也时常感到棘手。很多有刘某栋类似遭遇的当事人因举证困难导致败诉。《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对此问题首次作出了较为具体可行的规定。需要注意的是亲子鉴定涉及身份关系,涉及夫妻与子女亲情关系的变化,关系到婚姻家庭关系的稳定,还关系到夫妻离婚中对孩子抚养权及抚养费、财产分割等的处理,故应当慎重并主要以双方自愿为原则。在一方拒绝做亲子鉴定的案件中,提出亲子鉴定主张的一方应当承担与其主张相适应的证明责任,只有在申请人提出排除亲子关系存在的必要证据,并足以使法官产生内心确信的基础上,才能够进一步请求进行亲子鉴定。合理及时把捤行为意义上举证责任转换的时机。既不能片而强调申请一方的证明责任,如此将会使中请人的实体权利难以得到保护;也不能轻视或忽略_清人一方的证明责任,否则可能导致权利被滥用,不利于家庭关系的稳定和被申请人隐私的保护。

张律师认为《婚姻法司法解释(三)》颁布实施,固然解决了亲子鉴定这样一个司法实践中的难题,但也不是说在离婚案件中一方可以随意提出自己的孩子非亲生这样的观点。

在婚姻关系中,因为丈夫怀疑妻子的不忠而提出亲子鉴定,即使结果为亲生子女,也会导致夫妻感情不和,外人也会对孩子的身份产生猜忌和传言,会在孩子的心灵投下阴影。本来能够凋解和好的夫妻变成了非离不可的怨偶。

所以,以张律师在宁波离婚领域的诉讼经验可以说,法院对亲子鉴定还是会严格把握的,随意进行亲子鉴定必将带来家庭关系的不稳定,从而引发诸多社会问题。例如:亲子关系诉讼中法院需要解决的是“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这样一个问题,鉴定对孩子的影响经常被忽视。如果在一个案件中经过鉴定或者推定孩子非亲生,那么本来是家中的小皇帝、小公主的孩子一下变成了外人,这样对家庭乃至家族的每一个成员都是巨大的伤害。私生子在中国这样的传统思维国度中的社会评价、成长都是不利的。

标签: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发现孩子非亲生赔偿,2019年新案例标准

发表评论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层,上海汇业(宁波)律师事务所。张月红律师微信:13757488909
Copright © 2019 宁波离婚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6041414号